林?#35828;?#22312;床上套着他的衬衫一动不动,骨头跟被拆过一样。

  不想动不想动。

  “我让人炖?#35828;?#29141;窝,起来吃一点。”

  应寒年端着燕窝从外面走进来。

  林宜横在床上动也不动,眼皮都不掀一下,累得不想理人。

  “团团”

  应寒年叫她。

  ?#21834;?br/>
  林宜不出声,男式的衬衫裹着她的身体,长至臀部,扣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扣着,一双细长的腿裸、露在外,脚背几乎逼直,白皙得刺眼。

  忽然,她的脚心拂过一阵清风,痒得厉害,紧接着,她的脚趾上落?#20081;?#25273;温软。

  林宜错愕地睁大眼看过去,就见应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床尾,正握着她的脚把玩,作势又要去亲,她又?#25509;?#24700;,“应寒年”

  “终于舍得和我说话了”

  应寒年从床尾爬上床,到她身边在她唇上亲了下。

  林宜看着他眼中?#21335;?#35857;,抿了抿唇,“谁不愿意和你说话了,我就是累。”

  “那我给你松一松。”

  应寒年笑,大掌按上她的背,摸着各个穴位替她揉摁,他用的力不大,正是适合她的。

  林宜趴在那里享受着他的服务,舒服得眼睛微眯,直到应寒年揉着揉着开始不规矩

  “应寒年”

  她唤他。

  应寒年直接趴到她的身?#24076;?#20302;头在她脸上一点点吻着,嗓音喑哑诱惑,“嗯”

  上飘的尾音实在有些令人神魂颠倒。

  “沉。”她睨他一眼,脸在发热,浑身酥软。

  应寒年把脸埋进她的颈间,边吻边道,“那起来吃燕窝”

  不就吃个燕窝,费这么多事。

  林宜只?#20040;?#24212;,应寒年这?#29228;?#24320;,把她从床上拉着坐起来,抱在怀里,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伸手去端放在一旁的燕窝,舀了一勺试过?#38706;?#20043;后才放到她?#28822;鎩?br/>
  “我自己来吧。”

  她从他怀中伸出手。

  应寒年抬高手中的瓷碗,“我喂。”

  如此强势。

  林宜靠在他怀里笑了,声音柔柔的,“行行,你喂。”

  其实她何尝不是贪恋这好不容易回来的时光,再想想之前的一个月,好像是一?#34987;?#22312;一个可怕的幻境里,她无时无刻地不想逃,?#20174;?#19981;敢逃,只能逼迫自己去面对。

  如今他人就在她身边,她仰头看着他坚?#24853;南?#39052;线,仍有些不敢相信。

  终于回到他身边了啊。

  应寒年低眸深深地看着她,一勺一勺喂着她,跟喂个孩子似的。

  林?#35828;?#21767;一张一?#24076;?#21507;下喂过来的燕窝,凝视着他问道,“布这么大的局,一定很累吧”

  从金融峰会到婚礼,再到机场,他为牧羡枫布了个无比巨大的幻象之局,令牧羡枫深陷其?#23567;?br/>
  “才知道关心我”

  应寒年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

  “我怎么可能会不关心你,我每天都在想你,怕?#24853;?#24515;我,怕你胡思乱想,怕你以后余生?#23478;?#20026;我背负滔天的流言蜚语。”

  她抬起手在他?#21335;?#24052;上摩挲着。

  她说的真挚,应寒年的眼神越发幽深,薄唇勾起一抹满足的弧度,“我应寒年什么时候怕过流言蜚语,我只是绝不允许有流言落到你的头上。”

  又是为的她。

  林宜靠紧他,“对了,其?#30340;?#21487;以把计划告诉我的,你是怕我演不好么”

  “牧羡枫不是个愚蠢的人,我那么多人在监视他,他同时也是在反监视,因此,在他身边的人我都没有告知真相,以免他看出你们互动频繁,起了疑心。”他道。

  她的?#21482;?#34987;牧羡枫收走,能通过交流的不是保镖,就是保镖的?#21482;?#22905;要来在手里的?#38382;?#22810;了,牧羡枫不会不多想。

  林宜接受他的说法,只要一?#24515;?#23433;然过去就好。

  “那安姨呢,安姨的事你也不提前告诉我”

  她坐直身体,看着他问。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21834;?br/>
  林宜被呛一声,还?#24202;?#21450;说什么,就见应寒年拧起眉道,“一会是不是还要问你爸怎么样,你外公外?#26049;?#20040;样,甚至那些受连累的病患怎么样你还怕我处理不好事情我还能让你家人少块肉”

  林宜被他一连串的质问弄懵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问”

  “那就之后再问,你不会以为一次就能满足我了吧”应寒年把燕窝放回去,低头看她的眼神极具危险。

  “我”

  她还没说完,应寒年已经将她又推回去,铺天盖地的吻如密集的雨般落下来。

  林宜被应寒年按着腻歪了整整三天,这三天两人跟连体婴似的,连吃个饭他?#23478;?#21890;她。

  除了给爸爸那边打过两个电话外,她就没跟应寒年以外的人说过话,连牧家的大门都没有出过,甚至,连房间的门都很少出。

  他每天就是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让她皮肤一阵阵麻栗。

  直到三天过去,应寒年彻底饱食餍足之后,?#36276;?#23481;地和她讲起牧阑的事。

  “我一开?#23478;?#19981;知道四姑娘是你的管家,只是觉得她的身份可以用,就上门找了她。”应寒年靠在床头,看着她坐在那里摆弄一张脸,把各种各样的水乳往脸上拍。

  林宜抹着脸转过头看他,笑着问道,“安姨知道你要救我,肯定一口答应了是不是”

  安姨是最疼她的。

  现在想起来,?#32972;?#32769;爷子差点把她打死,也是安姨出手救的她,原来如此。

  应寒年挑挑眉,算是应她的。

  林宜给自己化了个淡?#20445;?#25442;好一件长裙站到床前,“走吧,我先去看看爸爸他们,然后去拜访安姨。”

  她实在迫不?#25353;?#35201;出门了。

  应寒年看得出她的?#36924;齲?#20063;心知不能再腻着她了,于是从床上坐起来,抓着她的手站起来,搂着她往外走去。

  出门没多久,姜祈星便迎面上来,朝他们低?#35828;?#22836;,“寒哥,林小姐,四姑娘让我过来通知一声,苏美宁的遗体已经在殡仪馆火化,归入牧家陵园,四姑娘决定还是留一份颜面,能让牧羡枫在狱中好好改过。”

  “嗯,知道了。”应寒年的眸光冷了冷,“去备?#25285;?#25105;们要出门一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最新章节,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草莓小说网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26选5中奖通告 今晚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坐标走势图 快中彩走势图app 浙江十二选五开奖信息 百人牛牛内购 31选714013开奖结果 葡萄牙对荷兰预测 风飞扬专家专栏 2011福利彩票走势图 100电子游戏 今晚买三肖中特 129期p3试机号 百乐门游戏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