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

  老板呆呆地看向他,“你、你是谁”

  “记不起来么”应寒年一把攥住他后脑留的辫子往后扯,目光阴沉地看着他,“要不要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

  说着,应寒年就要去拔他身前的匕?#20303;?br/>
  “不、不”

  老板跪在地上按住匕首,惊恐地看着他,发觉他的眉眼隐约有几分熟悉,他在生死街这么多年,眼神狠到这程度的很少见到。

  十几年,十几年前他不是应该还是个少年么

  少年

  老板突然万分恐惧地想起一个人来,浑身都在颤抖,“寒你是寒”

  只?#24515;?#20010;孩子,骗起人来不偿命,狠起来凶得叫大人都害怕。

  应寒年冷冷地看着他,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目光幽冷嗜血。

  “不,不可能,你、你不是死了吗”

  老板已经不是怕了,而是用一种看鬼的眼神看着他,脸上一丝血色都没了。

  不可能的。

  这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死了,谁来找你算账,嗯”

  应寒年冷冷地道,将匕首从他身前拔出又欲插下去。

  老板吓得?#35828;?#22312;地?#24076;?#25340;命磕头,“饶了我,饶了我,寒饶了我”

  ?#21834;?br/>
  饶

  当初谁又饶了他的母亲牧家没饶,老板也没饶,谁都没饶过。

  应寒年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沾满鲜血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往他按在地上的手上插进去,老板的手被硬生生地刺穿,匕首直接刺入舞台地板。

  “啊”

  舞女们叫得一个比一个凄厉。

  老板当场痛到昏厥过去,手还被插在地板上。

  应寒年这?#24597;?#24736;悠地从地上站起来,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湿纸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血渍,眼底泛着冻?#35828;?#23506;气。

  “寒”

  诧异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应寒年侧目,脸上冷冷的,两个已经到了?#24515;?#30340;舞女穿着又脏又旧的舞?#21246;?#21518;台闻声出来,站在舞台下面仔细地打量他,似是不敢相信,两人都夸张地揉着眼睛,不断地在他脸上探究着什么。

  是那个眼神了。

  当年那个孩子?#30475;?#30475;到有人欺负希都是这种眼神。

  两个上了年纪的舞女不?#32423;?#21516;地捂住唇,激动地双眼含泪,“真是希的儿子,真是她儿子”

  这孩子居然还活着。

  ?#21834;?br/>
  应寒年站在上面,薄唇抿着,眼中没有丝毫的温情。

  节能灯下有虫子飞舞。

  林宜坐在床上没有丝毫的睡意,怎么可能有睡意。

  不提这是应咏希和应寒年睡过的床,光是舞厅方向传来的吵闹舞曲就够让她心神不宁。

  这里离舞厅很近,以至于那些舞曲声她听得特别清楚,过了一会儿,又是女人们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不断划破着这个夜空。

  林宜捂住?#32422;?#30340;耳朵,贝齿紧紧咬住唇。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能听到那些惨叫声。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知道在生死街上是不是每晚都能听到这些声音。

  有应寒年在这里,其实她并没有多怕,就是不安,很不?#30149;?br/>
  忽然,外面传来剧烈的声响,像是牧子良的轮椅撞到什么。

  林宜从床上下来,打开门往外望去,檐下的灯光幽幽地照着外面的小路,应寒年就站在路上正在和牧子良争吵着什么。

  蓦地,只见应寒年一脚踹向旁边的树,怒不可遏地抓过牧子良将他从轮椅上拖下来,指着地上吼出来,“好好看看这条路,我妈就是在这里死的知道这里当年流了多少血么把你淹死都足够了”

  牧子良有伤在身,年纪大了本身就?#25351;?#19981;快,?#19997;?#26356;是痛苦万分。

  “那群人就在这里?#39134;?#25105;们,他们在我妈身上?#27785;?#19968;刀又一刀,你高高在上了一辈子,试过那种感受么,嗯”应寒年攥着他的衣领冷冷地质问,“到了这个地方,你凭什么还给我摆出不可一世的嘴脸”

  林宜站在门口看着,没有上前。

  牧子良被勒?#20040;?#19981;过气来,他?#19978;?#24212;寒年,“你不要太放肆,我是你爷爷”

  “爷爷”应寒年像听到一个巨大的笑话,大声地笑出来,他将牧子?#32426;?#24320;,往后?#32902;?#20960;步,“牧子良,我应寒年能有今天不是靠你,更不是?#30933;?#23478;你没有养过我一天,你没让你儿子养过我一天我是我妈用尊严和痛苦养大的”

  ?#21834;?#29287;子良被推坐在地?#24076;?#38395;言,脸色沉了沉,“她的苦难并非是我造成,你现在被仇恨蒙?#25628;?#30555;。”

  他只是将应咏希赶出牧家,仅此而已。

  老头子居然还能讲出这样的话来。

  应寒年走到他面前,一双眼充斥着嗜血的光,他咬着牙道,“比起连蔓和苏美宁,我更恨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21834;?br/>
  牧子良坐在地?#24076;?#22812;风吹得他身体无比疼痛。

  更恨他

  为什么

  应寒年弯腰站在他面前,伸手绞住他身前的?#36335;?#19968;字一字道,“你是牧家的最高决策人,下面所有人都看你的脸色行事,当年,只要你发一句话,哪怕就一句话而已,我妈也沦落不到这样?#21335;?#22330;你放任了这一切,你他妈和?#32422;?#19979;手有什么区别”

  “我”

  牧子良看着眼前的应寒年,一个字都?#24202;?#19981;出来。

  “是你害我妈做妓做了十五年,最该死的人是你”应寒年瞪着他道。

  ?#21834;?br/>
  牧子良缩了下身体,不知道因为是冻的还是因为他人生?#24515;?#24471;的恐惧,他相信,应寒年这一秒是真想要了他的命。

  应寒年死死地绞着他的?#36335;?#29287;子良整个人几乎被他提起来,呼吸越来越不畅,?#30733;?#30528;一丝镇定道,“应寒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想怎么样想你死行不?#23567;?br/>
  应寒年冷笑一声,嗓音阴?#26519;良?br/>
  几秒后,他松开手,牧子良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狼狈地倒在地?#24076;?#25260;起腿一脚将轮椅踹得远远的,浑身透着冷血无情,“老爷子还没见过生死街的夜色吧好好欣赏,好好看看这?#28201;罰?#20180;细闻一闻这路上沉淀了十几年的血腥气是什么味道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最新章节,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草莓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加奖 竞彩让球胜平负开奖 篮球胜分差包括让分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1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新浪爱彩 2019码报生肖图85期 山东时时彩犯罪记录 钱总两码中特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来彩彩票 平码九宫公式算法图 山东福彩 彩票网址大全 天下 香港马会 五子棋可以这么好玩 加油网球王子2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