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强忍着笑意看他,语气装出一点担忧,“你没事吧”

  “没、没事啊。?#31508;?#22825;逸吐了丸子,手捂住嘴,人又被手上浓郁的洋葱味道呛得差点背过气去,“小宜,帮、帮我倒杯水。”

  “哦,好,你等下。”

  林宜忙去倒水,端着杯子靠近他,见他眼泪鼻涕一团,眯着眼睛哈着气,要多丑有多丑。

  她转了转眸,脚踩脚地朝他奔过去,嘴上着急,“水来了水来了,啊”

  舒天逸听到她这一声惨叫,?#28304;?#37117;炸了,预感到不好,但却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忽然就听到有水飞入锅中的声音,无数的油渣子瞬间朝他溅过来,烫得他跳起来,躲都不知道往哪里躲,只能用手挡住脸。

  林宜站在一旁,看着油渣子溅向他,看着他像个小丑似的手舞足蹈,眼中一片清冷。

  肖新露伤她身,舒天逸骗她情。

  上一世结婚后,舒天逸露出的真面目令她绝望,令她痛不欲生。

  这个男人她是真心爱过的。

  可结果呢

  最后毒杀她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怜悯

  等林宜将舒天逸扶到外面,给他擦了脸以后,默默地递出一块镜子。

  舒天逸一看到镜中的自己就崩溃了,他的两只手上烫得全?#21595;?#28857;子,虽然刚刚用手挡住脸,但脸上还是被溅到好多处油点子,烫得发红,整张脸像是被烧过一样,又烫又疼。

  脸都毁了。

  舒天逸惊恐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还来不及开口,就见林宜站在旁边皱着眉打量他,“怎么烫成这样,好丑哦。”

  无毒无害的一声,娇滴滴的。

  她是大小姐的性子嘛,向来直言直语。

  ?#21834;?br/>
  舒天逸当胸口被扎一箭,几乎吐血,还不是她这个白痴搞的他现在烫成这样哪还能见人啊

  “天逸,我也是不小心才往油锅里溅了水,你不会怪我吧”林宜眨巴着眼睛看他。

  “我怎么可能会怪你”

  我想杀了你。

  舒天逸看着自己像长了红麻子一样的双手双臂,嘴唇?#32423;读耍?#25260;眸看向她时,眼神强行恢复温柔,“小宜啊,我这样得去医院,你陪我去吧。”

  “我菜还没做好呢,要不你自己去吧,我找时间去看你,好吗”林宜柔柔地注视着他。

  “可这么晚,末班车都没了,要不你借我车吧”

  “不行啊,借了你,我怎么回家呢。”林宜无辜地说道,随即抓住舒天逸的手牢牢握住,崇拜地看向他,“天逸,你在我眼里是最了不起的,你?#27426;?#33021;想到办法的对吗”

  痛痛痛

  妈的

  没看到他手都烫成这样了吗还?#30504;?#22905;是不是智障啊

  舒天逸憋着痛看她,咬紧牙关强忍,五官都扭曲了,“是,是,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没车回家,我想办法,大不了走到医院。”

  他以退为进。

  ?#19978;В?#22905;根本不在乎。

  ?#29677;牛?#22825;逸,你最好了。”

  林宜感动地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

  ?#21834;?br/>
  舒天逸哆哆嗦嗦地抽出自己的手,在林宜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餐厅。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餐厅中,林宜一脸厌恶地抽出湿纸巾擦拭自己的手,这一次,不知道舒天逸又要治疗多久呢

  再这么天天往医院报道,这家伙的工资都不够医药费了吧

  舒心。

  林宜笑笑,转身走进厨房继续研究食物,她要想将宜味食府发扬光大,制作得出美食是最基本的一步。

  山中的风景依然如旧,萧条清冷,高高绵延的山脉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林可可照着地址来到半山别墅,仰头望着眼前别墅,心跳得有些快。

  这里就是应寒年住的地方,她是求了那次赛?#24403;?#36187;上的某一个公子哥才拿来的地址。

  她站在大铁门外往里望去,欧风的别墅矗立,灯光泛黄,一根根罗马柱搭出一条通向大门的长廊,庭院中树木萧条,风起叶落,有着说不出来的森冷。

  对应寒年,林可可既有着发?#38405;?#24515;的恐惧,同时又对他有控制不?#35828;南?#24448;迷?#25285;?#21320;夜梦回时,那一双漆黑的眼,勾出邪气笑容的薄唇都折磨得她无法入睡

  她喜欢应寒年。

  发了疯的喜欢。

  她不知道为什么应寒年会看上林宜,明明他是先看上她的,她却被两番羞辱,她不甘心

  林可可咬咬?#28291;?#27491;要去按门铃时,身后传来一阵跑车?#32972;?#30340;巨响。

  她回头,就见一部跑车在夜色中急转一圈,表演着帅气的原地飘移,车头猛地朝她撞过去,强烈的灯光朝她射来,吓得她连连后退,撞到大铁门?#24076;?#22833;声尖叫起来,“啊”

  跑车骤停,刹?#30340;?#24471;起烟。

  离她不过一点距离。

  ?#24471;?#29467;地被推开,姜祈星面无表情地下?#25285;?#20160;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你”

  姜祈星认出来了。

  林可可站在那里,被这一幕唤起赛车时的恐怖记忆,吓得瑟瑟发抖、魂不守摄,呆呆地看着一个身影从?#22868;?#39542;座上漫不经心地走下来,身形高大,手上随性地抛着一款银色鹰头打火机,明明是痞里痞气却势气凌人,尤其是一双漆黑的眼,似暗夜中似?#24149;穡?#21483;人没由来的惧怕。

  可是能被他这样注视着,也?#21595;?#30340;。

  “寒、寒哥。”

  林可可弱弱地开口,强稳住自己身?#21361;?#36924;迫自己站得直一些,一颗心脏跳得特别快。

  闻言,应寒年冷着脸挑眉,“认识我,你谁啊”

  大半夜站在他家门口,想死么

  你、谁、啊

  你、谁、啊

  就这么三个字似一盆冰凉的水?#27833;方?#19979;,林可可一张小脸都失了表情,心口像是被破开一个巨?#30679;?#26080;法?#30511;?#22320;看着他,“你不记得我了”

  他们见过那么多次,他抱过她,他还吻过她,他全不记得了

  他怎么可以不记得她呢,他曾经对她笑得那么好看过

  她在他眼里,到底算什么

  “祈星,把无聊的人赶走。”

  应寒年像看着一个?#21543;?#20154;一样看着她,而后冷冷地开口,一步都不停地往里走去。

  “我是林?#35828;?#22530;妹”

  林可可大声地说出来,不得不将林宜这个标签贴到自己的身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最新章节,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草莓小说网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日开奖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下载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前三 上海时时乐彩开奖结果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台湾时时彩 极速快3方法 3d开机号50期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25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内蒙古11选5最大遗漏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 360足彩 下载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