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魁闻言心中一惊,?#38498;?#20043;中不禁浮现出一个名字来,那名单之上所涉及的家族已经是被他牢牢的记在了心间,所以说当楚毅说出要亲自前去压阵的时候,石魁就知道这一次楚毅要对谁下手了。

  武净伯?#38498;?#27901;,其祖乃是成化年间天子所敕封武净侯赵辅,在这南京城中一众勋贵当中,武净伯别看只是一位伯爷,爵位似乎无法同那些?#26469;?#20844;侯之家相比,但是不要忘了,武净伯祖上距今也不过只有几十年而已。

  当年能够被封侯,?#19978;?#32780;知其祖也必然是鼎盛一时的人物,短短数十年,武净伯一族在这南京城当中影响力甚至还要强过许多过气的公侯。

  武净伯之所以被楚毅给盯?#24076;?#24688;恰是因为这位武净伯负责大明江南盐业巡查,准确的说,朝廷在江南的设置的负责盐业的机构隐隐为武净伯一系所暗中掌控。

  这种情况下,武净伯在江南的影响力也就可以想象了,除此之外,武净伯更是下辖一卫所,有着统?#26102;?#39532;之权。

  如此有权有钱又有势的人物,别看只是一位伯爷,却?#23545;?#19981;是那些无权无势之公侯可比。

  东厂这一处据点周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一直盯着,毕竟楚毅闹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屠戮数百暴民,血染长街,接下来更是?#38405;?#36870;之罪名拿下了胡氏一族,不知道让多少南京城的权贵为之?#26408;?#20391;目。

  石魁押送胡氏族人回归,那些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杀鸡儆猴的目的已经达成,想来接下来楚毅也该安生了。

  然而就在石魁进去那一处在许多?#25628;?#20013;好比魔窟一般的院子后没有多久,楚毅竟然走出了那一座院子。

  石魁一声呼喝道:?#20843;?#26377;人,整装列队,随本将军出发!”

  顿时训练有素的精锐排列整齐,齐刷刷的向着楚毅还有石魁看了过来。

  楚毅一个翻身上了一匹骏马,只听得一声长嘶,轰隆隆的队伍开拔。

  “不好,楚屠夫这是要干嘛?”

  “快去禀报大人,楚毅率军出发,目的不明!”

  “天啊,这杀星难道还不肯罢手吗?”

  但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一个个神色为之大变,连忙离去。

  一处庭院当中,吴氏家主还?#24515;?#20960;名家中有人因楚毅杖责而死的家族家主这会儿都聚集在这里。

  从不久前胡氏一族被楚毅干净利落的推平,抄家灭族的消息传来,以吴氏家主为首的这些人一个个都被镇住了。

  虽然说他们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方豪绅,可是他们的影响力最多也就波及周遭几府之地罢了,同掌控江南三成盐业的胡氏一族相比,却是差了太多。

  这样一个堪称庞然大物一般的家族在楚毅面前竟然是如?#35828;?#19981;堪一击,愣是在短短半天时间当中跌落尘埃,烟消云散。

  想到他们私?#32043;?#30340;一些针对楚毅的小动作,吴氏家主等人那真的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立秋时节,后背都湿透了一片。

  所幸的是拿下了胡氏一族之后,曹少钦留下抄家,而石魁则是押送胡氏一族的人返回东厂据点,看到这点,吴氏家主等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吴氏家主正举杯向着几?#35828;潰骸?#35832;位,看来那屠夫拿下了胡氏一族后也不?#20197;?#32902;意妄为了!”

  一位家主一?#22478;?#26494;之色道:?#20843;?#21040;底楚毅不过是一介钦差而已,纵然天子也不敢乱来,他能够拿下胡氏一族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若是再乱来的?#22467;?#21482;怕北京城当中,那些大老爷们未必会坐视不管!”

  一名胖员外捋着胡须笑道:“不错,楚毅若是聪明的?#22467;?#24212;当知晓见好就收的道理,否则得罪了太多人,只怕他出不了这江南水乡啊!”

  吴氏家主眼中闪过狠辣之色道:“哼,诸位以为他还能活着离开江?#24076;?#24656;怕这会儿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取了其项上人头。”

  “哈哈哈,来,为楚毅命不久矣,诸位共饮此杯!”

  气氛正热烈,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就见两名吴家仆从一脸慌张匆忙而来?#23545;?#20415;道:“家主,大事不好,楚毅他率军”

  “?#36317; ?br/>
  “噗通!”

  方才一个个红光满面,兴奋的讨论者楚毅命不久矣的诸位家主一个个面色苍白,手中酒杯跌落在地,更是有人一下子坐起身来浑身颤抖,同样有人身子一晃,瘫坐在太师椅之上。

  “完了,我吴氏一族完了”

  吴氏家主,甚至包括在场所有人看到那家仆一?#34987;?#20081;模样,听了家仆的话第一个?#25941;?#23601;是东厂一定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结果楚毅亲自率军前来捉拿他?#24688;?br/>
  ?#25300;?#23376;明,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

  先前那名胖员外突然伸出那肥嘟嘟的手指着失魂落魄的吴氏家主吼了起来。

  又一名家主同样指着吴氏家主道:?#25300;?#23376;明,若非你坚持要报复楚毅的?#22467;?#25105;们何至于此”

  ?#25300;?#20204;完了,我要杀了你,吴子明,都怪你!”

  跑过来的两名仆从看着扭打在一起的几位家主,脸上露出不解之色,不过他?#20146;?#20026;吴家的忠仆自然是不能坐看自家家主被人暴打,连忙上前护住吴氏家主。

  狼狈不堪的吴氏家主一脸的惊惧之色道:“楚毅是不是已经率军包围庄园了?”

  一名家仆愕然道:“老爷,楚毅率军而去,不知去往何处,并非是奔着我们吴府而来啊!”

  “什么?你说什么!”

  吴子明一把抓住那家?#22836;?#20315;是抓住了救命?#38745;?#19968;般,脸上充斥着无限的惊喜道。

  那家仆被吴子明的癫狂给吓了一跳,这会儿也?#20174;?#36807;来,可能自家老爷是误会了啊。

  ?#36317;?#21693;了口水,家仆颤声道:“老爷,小的的意思是楚毅并没?#26032;?#20891;奔着我们吴家而来!”

  确定这一点后,吴子明长出一口气哈哈大笑,一边大笑一边道:“老天庇佑,老天庇?#24433;。?#25105;吴氏可存矣!”

  原本暴打吴子明的那几名家主这会儿也明白过来,想到方才大家各自不堪的一幕,对视一眼,看了一眼吴氏家主,各自离去。

  武净伯府

  一间厅堂之中,这一代的武净伯?#38498;?#27901;此刻坐在太师椅?#24076;?#19979;首处几名一身煞气的盐枭以及几名一身军伍之气的军汉恭敬的立在那里。

  ?#38498;?#27901;扫了那几名盐枭一眼,饮了一杯茶水,然后道:“诸位,胡家完了,?#24378;?#20986;来的市场,本伯决定由你们几家瓜分。”

  那几名盐枭闻言顿时大喜,几人忍住内心的激动道:“伯爷尽管放心,?#19994;?#23450;不会少了伯爷那一份银钱!”

  摆了摆手道:“你们且下去吧!”

  几名盐枭激动万分离去,厅中便剩下了?#38498;?#27901;以及那几名他在军中的心腹。

  其中一名百户眼中?#20102;?#30528;凶光道:“大人,阉贼刘瑾派来的那些税吏已经开始清查卫所中土地情况,怕是要不了许久,?#19994;?#21534;并土地之事就会被查的一清二楚”

  另外一名百户则是皱眉道:“大人,天子这是要逼?#29282;业?#19981;成,竟然任凭刘瑾夺?#19994;?#21315;辛万苦所积攒良田!”

  看着群情愤愤的几名属下,?#38498;?#27901;放下茶杯,轻咳一声,顿时几名百户平静下来看着?#38498;?#27901;。

  ?#38498;?#27901;轻笑道:“区区几个内侍税监而已,你们慌什么!乖乖让他们配?#24076;?#35841;敢?#26885;?#20204;的麻烦,我们就送他归西!”

  几名百户听着?#38498;?#27901;那轻描淡写的话不禁周身一寒,其中一人面带惶恐之色道:“可可那是天子?#19978;?#30340;内侍税监,我们杀之,天子岂能罢休?”

  ?#38498;?#27901;眼中寒光一闪,冷冷一笑道:“天子?在紫禁城他才是天子,这里是江?#24076;?#19981;是他那紫禁城,我们认为他是天子,那他才是真的天子!”

  第一更送?#24076;?#32487;续码字,求票和打赏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20365;?#35831;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顶点小说booktx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神话二肖中特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排列3组六 中华彩票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广西快三 中国体彩网福建36选7 四川快乐12前三直推荐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 新疆25选7走势图 幸运农场玩法 浙江20选5综合走势 双色球和值分布图 体彩超级大乐透 内蒙古快3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