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猷看着一脸惊诧之色的陶兴房,目光却是落在了陶兴房身后的那些东瀛士卒的身上。

  说实话,先前同左木上兵卫还有那些东瀛武士交手,俞大猷还真的是高看了东瀛士卒一眼,下意识的以为东瀛士卒自身实力不差呢。

  可是这会儿俞大猷看着陶兴房身后一群看上去好像是农夫一般的士卒的时候,俞大猷真的是睁大?#25628;?#30555;,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些紧跟在陶兴房身后的东瀛士卒,除了极少数人身上披着盔甲,手中拿着锋利的兵刃之外,其他的士卒一个个竟然连皮甲都没有,不少人手中拎着的兵器竟然是叉子、榔头乃至于削竹为兵器。

  俞大猷自问所见过的最不像军队的士卒便是那些几乎沦为了农夫的大明卫所士卒,可是就算是那些大明卫所士卒,很多人好歹也有一身破旧的棉甲,有着好歹能够杀?#35828;?#20853;器。

  然而这会让俞大猷感觉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形了,这些从远处的那一座城池当中冲出来的一众东瀛人,不会是一群东瀛农夫罢。

  倒也不管俞大猷,谁让先前阻拦他们,并且同他们交手的乃是大内氏真正的精锐所在呢,偌大的石见国,数十年大大小小的征战过程当中也?#36824;?#26159;筛选出?#22235;?#20040;百余名精锐武士罢了。

  这些精锐武士可谓是双手沾满了鲜血,杀人如麻,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楚毅此番所率领来的大军兵马足足五万之众,正是从大明军中挑选出来的熟悉水性的士卒,这些士卒很多其实都?#36824;?#26159;一些普通士卒罢了。

  俞大猷所率领的这一支人马之中,大半好歹都曾经历过战事,否则的话,别看人多势众,装备精良,却也未必拼杀的过那些大内氏所奉养的百多名武士。

  东瀛大大小小的国度有数十个之多,这些所谓的国家之间倒是经常爆发冲突,规模有大有小,小规模的话,双方加起来可能不超过一千人,大规模的话,双方可能也有几万人。

  但是这些国家之间的征战很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场大战下来,死伤者却是不多,真正的原因便是两国征战,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的往往是占据了双方交战人数不到一成的精锐武士。

  见识过了汇聚了大内氏精华的武士的凶悍,这会儿再看陶兴房所带来的东瀛士卒,俞大猷只觉得这落差也太大了。

  先前那上百名武士悍不畏死,纵然是战至最后一人也没有谁投降,单单是这一点,纵然是大明军中都寻不出多少来。

  东瀛武士开局有多么的惊艳,那么这会儿看到这些东瀛士卒的时候,俞大猷等?#35828;?#33853;差就有多么的大。

  一名伍长看了看前方的那些如同农夫一般的东瀛士卒,下意识的吸了口气向着俞大猷道:“俞将军,这些……这些不会是东瀛的民夫吧!”

  就连这些普通的士卒都看出两波东瀛士卒之间的差距这么大,所以将陶兴房所带来的东瀛士卒当做农夫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陶兴房对于汉语却是丝毫不?#21543;?#23436;全能够听得清楚俞大猷同手下之间的对话。

  双方之间间隔的距离并不是太远,陶兴房却是能够清楚的听到俞大猷他们的言语声,当他听到这些大明士卒竟然将他?#24378;?#20570;东瀛农夫的时候,陶兴房的一张脸顿时羞臊的通红一片。

  他陶兴房自认为自己乃是大内氏第一练兵、统兵之人,现在可倒好,对面的大明将领竟然将他花费了一番?#20035;?#25152;练出来的兵马看做农夫?这如何不让陶兴房万分尴?#25991;亍?br/>
  摔的晕头转向的大内义兴这会儿总算是回神过来,看到对面的陶兴房的时候,大内义兴几乎是本能的大叫道:“陶兴房,快来救本家主!”

  俞大猷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陶兴房还有那些东瀛士卒。

  双方之间论及人数的话,这会儿随同陶兴房而来的士卒在人数上却是要超过俞大猷身后的人马。

  如果说这些士卒一个个的皆如先前那些东瀛武士一样悍不畏死的话,俞大猷为了手下士卒计也必然会第一时间选择退去。

  可?#24378;?#30528;对面那一群犹如农夫一般的东瀛士卒的时候,俞大猷却是有些忍不住,手中长刀刀身在身下的战马屁股上拍了一下,带着几分兴奋之色吼道:“儿郎们,随本将军冲啊!”

  顿?#31508;?#30334;名人马直奔着对面的陶兴房等东瀛士卒冲了过来。

  这些东瀛士卒何曾见过这般的场面,要知道他们以往在两国交兵的时候,虽然说双方出动的人马不少,可是他们更多的只是摇旗呐喊,在一旁充一充人数罢了。

  真正厮杀的其实都?#36824;?#26159;两国真正的精锐所在,武士阶层之间的拼杀罢了。

  这会儿眼睁睁的看着大明士卒直奔着他们而来,这一下子就让这些东瀛士卒慌了。

  陶兴房脸上带着几?#21482;?#20081;之色,大声吼道:“不要怕,大家都不要怕,稳住……”

  “杀!”

  随着一声呼?#21364;?#26469;,就见俞大猷已经冲到了近前,长刀直接向着陶兴房狠狠的劈了过来。

  他陶兴房能够被大内义兴视作心腹并且统率国内兵马,自然也是有几分能力的,面对俞大猷这一击,陶兴房本能的拔刀格挡,然而俞大猷借着战马的冲击,?#20556;?#19978;自身实力不差,竟然一击之下将陶兴房给劈飞了出去。

  就见陶兴房口中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撞飞了几名东瀛士卒,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带着几分忌惮之色看着俞大猷。

  跟随在俞大猷身后的一众大明士卒充入东瀛士卒当中,顿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只将东瀛士卒杀的大?#25671;?br/>
  许多东瀛士卒更是吓破?#35828;ǎ?#22914;同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

  几名陶兴房的心腹眼见陶兴房被俞大猷一击劈飞,立刻便架起了陶兴房奔着石见城逃去。

  陶兴房这一逃,剩下的那些东瀛士卒便彻底的崩溃了,到处哀?#21051;?#31388;躲避着大明士卒的追杀。

  “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啊!”

  一名大明伍长一矛将一名东瀛士卒自背心处捅穿然后将之甩飞出去,地上倒下的到处都是东瀛士卒的尸体。

  ?#36824;?#26159;?#25377;?#21151;夫,数百名东瀛士卒便被斩杀了大半,至于说剩下的那些则是一个个的吓破?#35828;?#36867;得远远的。

  当俞大猷带领人马杀到了城池之前的时候,只听得咣当一声,那城池大门轰?#36824;?#38381;。

  立马在城池之前,虽然说这城池比起大明那些动辄数丈高的城墙来要低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还多,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城墙啊。

  俞大猷自己可?#38498;?#26080;阻碍的杀上城墙,但是他所带来的这些士卒却没有他的本事无法翻墙而过。

  狼狈的逃回石见城的陶兴房这会儿终于回到了城中,趴在城墙之?#24076;?#30475;着城?#24405;?#19976;外的俞大猷等大明士卒,想到自己带去的数百人竟然只逃回了数十人,陶兴房便忍不住的一阵痛心以及恼火。

  “放箭,给我放箭啊,射死他们!”

  拍着城墙,陶兴房不禁失态的大吼道。

  叮叮当当的箭矢被十几只盾牌给挡了下来。

  俞大猷神色平静的看?#22235;?#22478;池一眼,沉声道:?#25300;?#20204;走!”

  港口之中,俞大猷带着被生擒的大内义兴回到了港口,并且求见楚毅。

  当俞大猷带着大内义兴见到楚毅的时候,楚毅目光扫过了大内义兴,嘴角露出几?#20013;?#24847;道:“俞大猷,你做的很好,不枉本王这般看重于你!”

  这要是换做一般人被楚毅这般的称赞怕是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惊喜了,可是俞大猷却是显得很是稳重的向着楚毅一礼道:“末将不敢当!”

  楚毅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大内义?#35828;?#36523;?#24076;?#25195;过大内义?#35828;?#34915;着打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大内义兴看到楚毅还有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簇拥在楚毅周围的一众大明将领心中不由的咯噔一声。

  大内义兴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楚毅的身份怕是非常的不简单,?#19978;?#20182;却是不知道楚毅的身份,否则大内义兴怕是眼珠子?#23478;?#25481;下来了。

  大内义?#25628;?#20013;带着几分惊慌之色看着楚毅颤声道:?#25300;?#20035;是石见国之主,大内氏家主,大内义兴,你……你是何人,为何要侵犯我石见国?”

  楚毅眉头一挑,却是没想到眼前这位看其穿着打扮很是不俗的俘虏竟然会是石见国之主。

  石见国大内?#24076;?#26970;毅既然早就在?#34987;?#30528;征伐东瀛之地,自然早早的便派了人收集关于东瀛各国的情报,所以说大内义兴自爆身份之后,楚毅自然对上了号。

  边上一名将领看着大内义兴,带着几分不屑道:“哈哈,就凭你也敢自称什么一国之主,简直?#25343;?#33267;极,见到我家武王殿下,还不速速拜见!”

  大内义?#22235;源?#39039;时轰的一下好像是炸了一般,睁大?#25628;?#30555;,难以置信的看着楚毅。

  大明武王,楚毅。

  楚毅之名早已经随着那些海商流传到了东瀛之地,或许内陆之中的那些国家当中没有关于楚毅的传说,可是在石见国等沿海各国有大明商船停靠之地,皆有关于楚毅的传说。

  恰恰大内义兴是听说过关于楚毅的传言的,在传言当中,楚毅几乎是杀人狂魔的代名?#21097;?#21516;样也有传言说楚毅乃是国之栋?#28023;?#25206;大厦之将倾,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再兴大明。

  ?#36824;?#20256;言归传言,大明与东瀛遥遥相隔,汪洋大海阻隔之下,大内义兴听到那些传言也只?#31508;?#19968;个笑话罢了,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同楚毅这么一位传说中的人物有什么交集。

  身子微微一晃,大内义兴强自稳住心神,冲着楚毅道:“大内义兴见过武王殿下,我们双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石见国同大明无有冲突……”

  楚毅神色平静的看着大内义?#35828;溃骸?#22823;内氏蓄养倭寇,袭扰我大明沿海之地,今日本王特率大军而来,为我大明之百姓,讨一个公道。”

  大内义兴顿时神色变得无比之苍白,心中咯噔一声,暗?#25377;虏猓?#38590;道说他派中条合利等人化身倭寇的事情暴?#35835;?#19981;成?

  可是很快大内义兴便暗暗摇头,中条合利乃是其?#39029;跡?#23545;大内氏可谓是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自爆身份。

  只听得大内义兴一脸的委屈之色道:“武王殿下,冤枉啊,真是冤枉啊,我大内氏素来奉大明为天朝上国,又怎么敢侵犯大明沿海之地呢?”

  一名将领盯着大内义兴冷笑道:“大内义兴,你还敢狡辩吗?”

  “冤枉啊,天大的冤枉,这是诬陷啊,欲加之罪何患无?#24688;?br/>
  楚毅闻言不禁大笑起来,上前一步,脸色一正,带着几分冷色道:“本王不管你大内氏是否与倭寇有什么关联,现在本王说你们与倭寇有勾结,那便有勾结,你难道不服吗?”

  “呃……”

  大内义兴看着霸道无比的楚毅,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毅竟然不同他讲什么道理,也不和他说那么多,直接便?#21069;?#36947;的宣布,他大内氏就是同倭寇有勾结。

  看着大内义?#22235;?#19968;?#20415;?#28982;的模样,楚毅摆了摆手道:“俞大猷,本王给你五千兵马,一日之内,可能拿下石见城?”

  俞大猷微微一?#21486;?#33080;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当即便拜倒于地道:“末将敢立军令状,天黑之前,必下石见城!”

  石见国真正像样的也就这一座城池,可以说是石见国的核心重地,一旦石见城被拿下,那就意味着整个石见国覆灭了。

  大家一脸艳羡的看着俞大猷大步离去,这登陆东瀛的第一战竟然会落入到俞大猷的手中,不少将领对于俞大猷别提是多么的羡慕了。

  楚毅扫过一众人,将众?#35828;?#31070;色?#20174;?#30475;在眼中,微微一笑道:“诸位,石见国?#36824;?#26159;一个开始罢了,东瀛大小国家数十个之多,他日总有大家攻城灭国之机会。”

  这会儿大内义兴?#20174;?#36807;来,惊骇的看着楚毅,不由的尖叫道:“简直妄想,我东瀛数十国,绝对不会屈服尔等之刀兵,昔日强如蒙元,一样为我东瀛所大败,想要征服我东瀛,绝无可能……”

  楚毅根本就没有将大内义?#35828;呐?#21742;放在心?#24076;?#25670;了摆手道:“将其关押起来,待本王生擒了东瀛各国之主,一起?#23376;?#38491;下,献祭于太庙,告于历代先帝!”

  咆哮不已的大内义兴被堵上了嘴巴然后拖了出去,楚毅背着双手,目光却是投向远处那一座连绵之山川,隐约之间可见楚毅眼眸之?#20852;了?#30528;的精芒。

  “石见银山!”

  一众将领听到楚毅轻声低喃,一个个的两眼放光,尤其是卢大柱,身为副帅的卢大柱自然知晓许多旁人所不知道的隐秘,其中便有关于石见银山的情报。

  先前卢大柱看到关于石见银山的情报的时候,几乎是本能的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这么一座银山一样的所在。

  偌大的大明每年所能够冶炼的白银也?#36824;?#26159;数十万两罢了,可是区区一个东瀛之地,每年竟然可得白银六七百万两之多,而一座石见银山,每年竟然可冶炼上百万两的纹银。

  大明一年之税收也?#36824;?#26159;只有四百万两左?#36965;?#31455;然都比?#36824;?#19996;瀛每年所冶炼的白银。

  ?#38405;?#20043;后,卢大柱便将石见银山给记住了,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会儿听到楚毅提及石见银山,卢大柱不由的睁大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的看着楚毅道:“大总管,这座大山不会就是那一座银山吧!”

  不少将领带着讶异的看着卢大柱,实在是卢大柱的?#20174;?#22826;大了,一点矜持都没有,毫无一军之副帅的形象。

  若非是这石见银山太过不简单的话,恐怕卢大柱也不会这般的激动、失态。

  大家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楚毅,楚毅看了众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指着远处那一座大?#35282;?#31505;道“诸位以为此山如何?”

  看了看远处的那一座大山,山势算不得?#31449;?#39118;景也算不得秀丽,同中原那些名山大川相比,这一座大?#35762;还?#26159;一座普通的山川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凡之处啊。

  一名将领快言快语道:“大总管,这?#36824;?#26159;一座再普通的大山罢了,如何及得上我中原的大好?#30001;劍 ?br/>
  楚毅轻叹道:“?#21069;。?#27492;山并无秀丽之风光,然则此山却是一座银山,每年可冶?#26635;?#38134;上百万两之巨……”

  “嘶……”

  “这不可能……”

  “怎么可能……”

  这个时代,石见银山每年产出多少白银,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就算是在东瀛也没有多少人知晓。

  如果不是这石见银山太过出名的话,恐怕楚毅也记不得关于石见银山的记载。

  石见银山所出之银在鼎盛时期,几乎占据世界流通白银之三分之一多,?#20405;?#31532;一,甚至可以说在?#20048;?#30333;银没有被大规模开采之前,东瀛一度是世界最大的白银出产以及出口国,其中尤以石见银山为最。

  当初楚毅曾向朱厚照言及东瀛金银矿藏之丰富便重点提及石见银山,而此番之所以选择以石见国为登?#38477;兀?#20309;尝不是奔着这一座储量惊?#35828;?#38134;山而来。

  对于一众将领的?#20174;Γ?#26970;毅丝毫不觉得奇怪,莫说是他们,恐怕任何清楚石见银?#35762;?#38134;量之恐怖的人都会感觉为之震?#22330;?br/>
  稍稍回神过来,一众将领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盯着楚毅,只听一人煞气十足道:“?#35828;?#38134;山,唯有我大明方可拥有,任何阻拦之人皆是我大明之死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顶点小说booktxt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东方六加一走势图 2019年双色球走势图 足球特别投注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快3开将结果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下载 北京时时彩概率 中国福彩网积分活动 浙江快乐12彩走势图 快乐12助手2019 云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计划预测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 海南七星彩怎么玩法 七乐彩走势图幸运之门彩票网 笨重的动物打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