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他们这可是在大军当中啊,四周数万大军,可以说是防守最为严密之地,毕竟达延汗的大帐就在这里,要是随随便便就让人摸进营中的话,那岂不是说连达延汗的安全都是问题吗?

  数万大军包围当中,即便是先天强者,一旦被发现的话,想要逃出去都是千难万难。

  然而这会儿竟然还有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帐之外,不少帐中的将领下意识的握紧了身上的弯刀死死的盯着帐外突然出现的青衣文士。

  几名达延汗的贴身侍卫出现在大帐门口处,一脸戒备的盯着青衣文士,一旦达延汗开口,保管第一时间扑上去。

  说实话哪怕是达延汗在看到出现在门口处的青衣文士的时候心中也忍不住为之一惊,对方出现的这般突然,显然不是一般人。

  毕竟要是没有一点的能力的话,也不可能在数万大军包围之下潜入到这里来。

  不过达延汗何等人物,却是见惯了各种大风大浪,对于突然出现的青衣文士也不过是心中微微一惊,脸上露出几?#20013;?#24847;,冲着那几名侍卫微微摆了摆手道:“你们且退下!”

  如果说楚毅等人见到青衣文士的话,定然能够认出这青衣文士不是别人,正是在南京城破之后,消失无踪的大明前首辅杨廷和。

  杨廷和神色平静的看着达延汗,缓缓一礼道:“杨廷和见过达延可汗!”

  杨廷和之名却是天下闻名,尤其是如今大明朝廷还在通缉着杨廷和,况且杨廷和当年好歹也曾是大明一?#38382;?#36741;,鞑靼人虽然说对于中原不是太了解,但是对于大明朝廷多少还是知晓一些的。

  自然杨廷和做为一?#38382;?#36741;,纵然是达延汗也曾听说过杨廷和之名。

  甚至杨廷和这样的一位首辅竟然落得朝廷通缉的下场,可以说在大明上百年当中却是相当的少见,因此达延汗对于杨廷和就更为关注,所以对于杨廷和也就了解的更多一些。

  方才达延汗心中还在猜测这青衣文士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现在听到对方自爆身份,达延汗不禁眼睛一亮。

  不得不承?#24076;?#33021;够做为大明首辅,杨廷和自然不是一般人,至少对于杨廷和的能力,达延汗还是相当的认可的。

  这会儿杨廷和突然出现在大帐之外,再考虑到杨廷和如今在大明的处境,达延汗不禁笑了。

  就见达延汗起身,脸上挂着笑意向着杨廷和大步走了过来。

  几名达延汗的心腹将领见状连忙起身紧跟在达延汗身后,如果说杨廷和敢有什么异动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暴起向杨廷和痛下?#31508;幀?br/>
  “哈哈哈,本汗?#31508;?#20160;么?#22235;兀?#19981;曾想竟然是杨廷和先生,失敬,失敬啊!”

  杨廷和微微摇了摇头道:“杨?#22478;?#21306;薄名而已,如何当得起大汗称赞。”

  达延汗笑着道:“来者?#24378;停?#20808;生若是不嫌弃的话,不若入帐一叙!”

  杨廷和拱手一礼道:“固所愿不敢请尔!”

  跟在达延汗身后,杨廷和进入大帐当中,一名侍者为杨廷和备好了坐垫,杨廷和落座。

  众人的目光自然是落在?#25628;?#24311;和的身?#24076;?#21482;听得达延汗看着杨廷和道:“先生方才所言,不知何意?”

  做为草原上的枭雄,达延汗能够带领鞑靼压下瓦剌,成为草原之上的霸主,统领数以百万的草原民族,可见达延汗绝非是一般人。

  达延汗可是没有忘记方才杨廷?#36864;?#35828;过的?#21834;?br/>
  杨廷和微微一笑,然后神色一正看了在场一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达延汗的身上道:“大汗可知巴尔斯博罗特小王子如今的消息?”

  微微一愣,皱了皱眉头,达延汗道:“不久之前本汗收到消息,吾儿已经退出京畿之地,准备自太原镇回归草原,介时我们父子合兵一处,定要给杨一清那老匹夫一点颜色瞧一瞧。”

  这消息大概是几日前的消息,所以说达延汗还是知晓巴尔斯博罗特在北京城下撞了一头包,损失不小的?#34385;?#30340;。

  不过达延汗倒也没有失望,毕竟?#24378;?#26159;大明京师重地,要是京城是那么容易就能?#36824;?#30772;的话,那么当年土木堡之变,京城怕是早就被攻破了,也不至于会等到现在了。

  眼睛一眯,达延汗看着杨廷和的神色反应,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生出几分不好的感觉来,深吸一口气,看着杨廷和道:“杨先生,莫非吾儿回归之路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杨廷和捋着胡须,缓缓道:“就在不久之前,巴尔斯博罗特王子在太原城外数十里处为大明司礼监总管楚毅率领大军所阻。”

  达延汗眼中闪过寒光道:“区区一介阉贼而已,大明?#23454;?#31455;然以阉宦统兵,真真是昏君啊,那阉贼绝非吾儿之对手,料想此刻楚毅的?#28304;?#24050;经在吾儿手中了吧。”

  如果说是杨一清这般的能臣率领兵马阻?#25329;?#23572;斯博罗特的话,或许达延汗会有所担心,但是谁让大明那些内侍的名声都不怎么好呢,尤其是出了王振、刘瑾这些赫赫有名的祸国权阉之后,天下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将内侍视作洪水猛兽,只会谄媚天子的无能之?#30149;?br/>
  杨廷?#31361;?#32531;摇了摇头道:“大汗怕是要失望了啊,小王子如今已经落入楚毅之手,并且数万精锐大军,除了战死三万之外,其余四万余人马已然投降……”

  只听得嘭的一声,就见达延汗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24076;?#39039;时?#25169;?#22235;溅,脸色铁青的达延汗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杨廷和,咬牙一个字一个字道:“杨廷和,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显然杨廷和的一番话带给达延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莫说是达延汗了,就算是在场的其他将领也?#23478;?#20010;个的睁大?#25628;?#30555;,脸上满是不信之色。

  巴尔斯博罗特的能力如何,在场的一众人心中那是再清楚不过了,论及能力的话,巴尔斯博罗特或许不如达延汗,但是在达延汗的诸多子嗣当中,巴尔斯博罗特绝对是最为出众的那一个,如果说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下一任鞑靼大汗便是巴尔斯博罗特了。

  现在杨廷和竟然告诉他们,能力出众,并?#34915;?#39046;着近七万之众精锐大军的巴尔斯博罗特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全军覆没,死的死,降的?#25285;?#36825;让在场一众人如何敢信啊。

  对于一众人的反应,杨廷和并不觉得奇怪,其实就是杨廷和如果说不是潜伏在楚毅军中,亲眼看着楚毅是如何在两军阵前轻而易举的拿下巴尔斯博罗特,然后又让巴尔斯博罗特劝降?#32034;?#38780;大军的话,杨廷和自己也不会相信。

  冷静下来,达延汗盯着杨廷和道:“杨先生,希望你能细细道来,本汗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廷和好歹也是大明前首辅大臣,再加上对方孤身前来,想来不可能是自己跑过来故意消遣他们吧。

  就算是杨廷和消遣他们,也不可能开这等的玩笑才是,要知道一旦被证实的话,就算是达延汗不惩治杨廷和,那么巴尔斯博罗特也绝对不会放过污蔑他的杨廷和。

  也正因为如此,达延汗心中才有些紧张与担忧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杨廷和那一副平静的模样,心中竟然有几分相信达延汗的话的感觉。

  杨廷和神色平静的细细的将楚毅是如何趁着巴尔斯博罗特大意将其拿下,然后又倾尽大军围杀鞑靼大军,最后又劝降巴尔斯博罗特,使得被困之鞑靼大军最终选择了投降的经过一一道来。

  可以说听着杨廷和的讲述,大帐之中一众将领脸上却是越发的凝重起来,只要不是傻子这会儿都能够明白,杨廷?#36864;?#35762;述的是有?#21496;拍?#26159;事实,因为杨廷和根本就不像是在说谎欺骗他们。

  嘭的一声,一名将领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案之?#24076;?#24403;场就将那桌案给拍碎吼道:“可恶的阉贼,巴尔斯王子实在是太大意了!”

  杨廷和看着一脸沉吟的达延汗道:“杨某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无有一句虚言!”

  消化了这犹如惊雷一般的消息,达延汗面色有些苍白,如果说杨廷?#36864;?#35328;属实的话,那么这对于鞑靼来说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

  鞑靼人在草原之?#24076;?#32479;治了大半个草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整个草原之?#24076;?#38801;靼就没有其他的对头了。

  瓦剌虽然说没落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瓦剌当年也曾是兴盛一时,如今即便是没落,那也是有几分?#33258;?#30340;。

  鞑靼此番出动了二十万精锐南下中原,留在草原之上的人马显然是不多了。

  如果说此番南下中原能够大胜而归的话,那么鞑靼实力必然飙升,可以死死的压制瓦剌,甚至吞并草原之上的一些小部落。

  但是如果鞑靼在中原吃了大亏,元气大?#35828;?#35805;,那么到时候,一直被鞑靼给压着的话瓦剌可未必会那么老实,搞不好就会?#27809;?#37325;新夺回草原霸主的地位。

  十万精锐骑兵啊,这差不多占?#32034;?#38780;四成之多的精锐人马了,一下子折损这么多的人马,对于鞑靼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搞不?#26126;?#38780;就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做为鞑靼之主,当年曾带领鞑靼自瓦剌手中夺得草原霸主之地位的枭雄,达延汗自然不是一般人。

  不过是一个瞬间,达延汗心中便闪过了诸般念头,最后目光落在?#25628;?#24311;和的身?#24076;?#32531;缓道:“杨先生方才说我等大难临头,还请杨先生教我!”

  杨廷和点了点头道:“杨某先前曾潜入楚毅军中,得知楚毅已经派了人马自太原杀入草原,并?#39029;?#27589;自身更是亲率十几万大军奔着宣府、大同一线而来……”

  ?#20843;弧?br/>
  在场一众人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能够坐在这里的可没有一个是傻子,如果说是傻子的话,只怕是也不可能坐在这里。

  杨廷?#36864;?#25552;供的消息对于他们鞑靼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些鞑靼高层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其他不说,单单是楚毅派一部人马进入草原,这对于鞑靼人来说就如同惊雷一般。

  鞑靼精锐几乎尽出,一部分在巴尔斯博罗特之手,一部分在达延汗之手,至于说草原之?#24076;?#24046;不多还有四五万精锐,关键这四五万精锐太过分散了,草原那么大,四五万人撒出去根本?#22836;?#19981;起一点浪花。

  多了不说,哪怕是楚毅只派那么万人左右的精锐杀入草原,只怕分散在各地的鞑靼精锐绝对不可能是大明精锐的对手,可以想象,杀入草原的大明兵马绝对不是跑到草原上去看风景的,怕是草原之上将有血光之灾了。

  尤其是在场有几名将领的部落就在太原镇外的草原之?#24076;?#21487;以说大明的精锐士卒只要出了太原镇,最多几日的功夫就能够杀到他们部落之所在。

  族中的勇士几乎?#21496;?#25104;都被抽调了出来,所留下的都不过是?#20808;?#30149;残,绝对抵挡不了杀入草原的大明精锐啊。

  哈奇儿豁然起身,睁大?#25628;?#30555;向着达延汗道:“大汗,还请大汗发兵,救一救草原上的儿郎吧。”

  哈奇儿自身便是一部万人部落的族长,也是达延汗手下的将领,其部落距离太原城也只有几日的路程罢了,此番他出来可是将部落当中的精锐抽调了大半,部落之中也就剩下了千余青壮,一旦被大明精锐给盯?#24076;?#21482;怕其部落要就?#25628;?#28040;云散啊。

  不只是哈奇儿,在场其他几名将领、族长也都神色变得苍白无比的起身,一脸哀求之色的看着达延汗,祈求达延汗能够让他们率军回援。

  达延汗深吸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看着哈奇儿几人道:“只怕是来不及了啊!”

  听到达延汗这么说,就听得噗通一声,哈奇儿几人顿时一脸苍白的跌坐于地,毕竟杨廷和的消息是几天前的,有这几天时间的话,这会儿大明的兵马恐怕已经杀入了草原,而他们就算是能够赶回去,所能做的,可能就是为族人收尸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25925;荊?#22914;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顶点小说booktx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曾道人玉像 广东26选5玩法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南粤风彩26选5开奖奖金 北京快三推荐号码 专研彩票公式 河北快3遗漏分析 美国人中彩票 电子游艺白菜平台 黑龙江36选7 预测大乐透最准的专家 体彩福建31选7三个吗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nba比分90win 新疆喜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