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琥缓缓摇了摇头道:“已经派人潜入城中联系锦衣卫的人,只?#19978;?#30524;下尚未有什么回应!”

  锦衣卫遍布天下,论及情报收集能力,东厂远远及不上锦衣卫,虽然说太原城陷落,可是以锦衣卫的能力,或许明面上的锦衣卫可能会被鞑靼人所杀,但是暗地里的锦衣卫探子却未必会被鞑靼人杀光。

  哪怕是有锦衣卫投靠鞑靼人,也不可能令所有的锦衣卫暗探暴露出来。

  要知道锦衣卫内部自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手段?#20048;?#36825;一点,一地之间,锦衣卫有明暗之分,就算是当地的锦衣卫都不可能知晓锦衣卫的暗探是什么人。

  楚毅虽然说没有执?#24179;?#34915;卫,可是以楚毅如今的权势,锦衣?#20048;?#25381;使钱宁那是老老实实的拜在楚毅门下,对楚毅的要求自是再配合不过。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今他们距离太原城差不多还有三十余里远,强行军的话,那也要大半天时间,如果说连太原城中到底是什么情形都搞不清楚的话,贸然前往,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破城的把握还是有的,关键楚毅要的是一鼓作气,一举将太原城拿下,否则的话一旦耽搁几日,谁知道?#25237;?#26031;博罗特那里是不是已经回军了啊。

  如果说因为一时之间拿不下太原城而影响了他那关门打狗的计划的话,岂不是功亏一篑,搞?#32531;?#21040;时候他带来的这些人马都可能会在?#25237;?#26031;博罗特大军反?#35828;?#20013;死伤惨重。

  徐天佐看着楚毅道:“大总管,末将愿意引兵夜袭太原城!”

  楚毅淡淡的看了徐天佐一眼道:“再等等看!”

  时间?#26143;页?#27803;,所以楚毅并没有太过着急,他眼下就是在等锦衣卫暗探,以他的性子,素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只要将太原城的真实情况弄清楚,他才能?#35805;?#28982;做出各种?#25165;擰?br/>
  大军休息,徐天佐、孙秋等人在这大帐当中一个个的抓耳挠腮,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反观楚毅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卷典籍,看的相当认真,丝毫没有一点浮躁之色。

  差不多一个时辰左右,齐琥带着一名精壮汉子快步而来,脸上带着几分喜色道:“大总管,来了,太原城锦衣卫暗探杜勇求见!”

  楚毅将手中书卷放下,缓缓道:“传他进来!”

  就见一名汉子走了进来,乍一看这人根本就是一名身强力壮的庄稼汉,皮肤粗糙,憨厚老实,除了身体精壮一些,根本就没有一丝锦衣卫的架势。

  然而此人进入大帐之中,恭敬拜倒于地道:“太原城,锦衣卫暗探杜勇,拜见大总管!”

  楚毅微微颔首道:“杜勇,本督且问你,太原城中,情势究竟如何?”

  杜勇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太原城中这些时日内所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不得不说做为锦衣卫暗探,杜?#38706;?#20110;情报的把控能力要比普通人强的多。

  从杜勇口中,众人可以清楚的了解太原城中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比之从那几名鞑靼人士卒口中所得到的情况要详细了数倍之多。

  嘭的一声,只见徐天佐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24076;?#33080;上满是怒色道:“可恶,真?#24378;?#24694;,太原苗?#24076;?#21346;?#31995;?#23478;主竟然投靠鞑靼人,不止?#24378;?#21551;城门引鞑靼人入城,更是助纣为虐,该杀,真是该杀啊!”

  当杜勇说到苗氏、卢氏几家在城中所?#30772;?#30340;波澜的时候,坐在一?#32536;?#24464;天佐等将领一个个的听?#38376;?#28779;中烧,徐天佐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

  楚毅坐在那里,神色平静,可是一只手却是轻轻的摩挲着手指之上的玉扳指。

  立于一?#32536;?#40784;琥注意到楚毅的举动,心中凛然,跟在楚毅身边这些年来,齐琥对于楚毅的一些习惯那是再了解不过。

  每当楚毅摩挲手?#24178;?#30340;玉扳指的时候?#28508;?#24847;味着楚毅心中动了杀机。

  很明显,太原苗氏、卢?#31995;?#20960;个家族的做为成功的引起了楚毅的杀机。

  杜勇话语一?#24076;?#24685;敬拜倒于地道:“还请大总管早发天兵,解救太原城百姓与水火!”

  楚毅看着杜勇道:“杜勇,我且问你,鞑靼人大军全部驻扎在太原城中?这个你可敢肯定?”

  杜勇眼中带着肯定之色道:“属下敢以性命担保,这几日,属下曾?#37027;?#25171;探过,这些鞑靼人一开始?#26143;?#20998;出两千多人马驻扎在城外,可是这几日那万夫长胡里木却是将所有人马都调进了太原城?#23567;!?br/>
  楚毅嘴角露出几?#20013;?#24847;,目光看向徐天佐、孙秋等人。

  徐天佐一脸兴奋道:“大总管,?#22235;?#22825;赐良机啊,末将恳请大总管允许末将夜袭太原城,一战定乾坤。”

  孙秋同样是不甘?#25937;?#36215;身请命道:“大总管,末将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必下太原城!”

  其他将领见状,一个个的有样学样。

  傻子都知道,鞑靼人强大之处在于骑射,如果说是在荒野之间的话,别看楚毅他们有数万大军,除非是能够趁其不被将鞑靼人大军包围起来,否则的话五千骑兵,还真的?#32531;?#24212;付。

  五千骑兵足以牵制数万大军了,尤其是楚毅他们军中根本就没有多少骑兵,这种情况下面对数千骑兵在侧,别说是去堵鞑靼人的后路了,能够防御住胡里木一部兵马便是不错了。

  可是胡里木竟然将所有的骑兵都集结在太原城中,这样一来,骑兵在城中完全丧失了其机动性,在城中大战起来,骑兵又怎么可能是步卒的对手。

  所以说徐天佐、孙秋他们得知鞑靼人全部集结在太原城中,一个个的信心十足,甚至连军令状都敢下。

  楚毅自然清楚这一点,脸上带着几分轻松之色,目光一扫,最后落在了徐天佐、孙秋二人的身上。

  注意到楚毅的目光,徐天佐、孙秋两人一向是争比惯了,自然是互不相让,最后齐齐看向楚毅。

  楚毅一只手轻轻的叩击桌案,大帐之中静?#37027;?#30340;,只听得楚毅道:“徐天佐,本督命你率领一万人马,夜袭太原城,天亮之时,若然拿不下太原城,本督便要?#22235;?#30340;?#28304;!?br/>
  徐天佐一脸兴奋的抱拳领命道:“末将遵命!”

  看着徐天佐大踏步离去,孙秋脸上不禁带着几分失落之色。

  不过这会儿楚毅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孙秋,本督命你率领一万大军,分别埋伏与太原城其余三座城门,务必要将鞑靼溃兵尽数拿下,你可能做到?”

  原本以为此番大战与自己无缘?#35828;?#23385;秋陡然之间听得楚毅命令,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道:“末将定不负大总管所望。”

  虽然说不是攻城之重任,但是捉拿溃兵,却也是?#35874;?#20250;上战场了,总比看着徐天佐前去立功强。

  很快徐天佐、孙秋二人点起大军,直奔着太原城而去。

  在徐天佐、孙秋等人夜袭太原城的同时,楚毅也传令大军拔营,缓缓向着太原城而去。

  太原城

  经过鞑靼人一番折腾,再加上苗家,卢家等几家的疯狂,整个太原城风声鹤唳,到了夜间,太原城静?#37027;?#30340;,甚至连几盏灯火都看不到,好似鬼蜮一般。

  城墙之?#24076;?#19968;队队的鞑靼人士卒贴着城垛,一个个的抱着手中的兵器无精打采的。

  起初的时候,鞑靼人夜间守城之时却是非常之谨慎小?#27169;?#21487;是这都近一个月之久了,别说是大明军队了,就连鬼影子都没有见到一个。

  如此一来,这些守城的士卒自然是一下子便?#23578;?#20102;下来。

  太原城城墙之?#24076;?#19968;眼望去,大多数的鞑靼士卒完全?#24378;?#22312;那里呼呼大睡,就算是有几个人勉强保持着清醒,却也是睡意甚浓。

  ?#40723;?#20043;中,远处大地之上星火点点,渐渐的一条长龙隐约可见,不过因为距离的缘故,却是不怎么显眼。

  可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一条长龙却是非常之醒目了,尤其是距离太原城差不多有里许远的时候,那火把已经是相当的分明。

  ?#26263;?#34989;啊!”

  一名鞑靼人士卒?#38498;?#20043;间注意到城外,百多名鞑靼人士卒,几乎八九成都睡着了,剩下的十几?#22235;?#22815;有人注意到城外的动静那已经是不错了。

  这一声高呼自然是惊醒了城墙之上的百多名鞑靼士卒,?#36317;?#19968;下翻身而起,向着城墙之外看去。

  一看之下,这才发现一片的火把汪洋正奔着太原城而来,只看那数之不尽的火把,人数不下万人之多。

  “快去通秉将军!”

  鞑靼人尖叫不已,一个个下意识的?#25112;?#20102;手中兵器,心中却是一片惶恐。

  他们之中几乎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进入中原之地,至于说如太原城这般的大城,他们也是第一次进驻,守城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太陌生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守城的经验,否则的话也不至于会这么晚才发?#20013;?#22825;佐一部兵马。

  即便是徐天佐已经是非常之小心了,但是夜间火把太过醒目,若然没?#35874;?#25226;,士卒却?#24378;?#19981;清道路,所以没得选择,只能希望鞑靼人反应不足。

  老天开眼,至少在徐天佐他们接近了太原城的时候,鞑靼人才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数千鞑靼人需要分守四面城墙,胡里木每一面城墙倒是派了五百人,?#19978;?#30340;是那些将领却是一点都没在意,只在城墙之上?#25165;?#20102;百多人,甚至对于这些人在城墙之上睡觉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不像是在守城。

  城下的数百士卒在得知敌袭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上了城墙,这会儿徐天佐等人已经到了太原城下。

  只听得徐天族一声断喝:“将士们,给我杀啊,第一个登上城墙者,赏银千两,官升三级!”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徐天佐的命令下达过后,就见上万士卒黑压压的一片,一个个的抬着一架架的云梯奔着太原城而来。

  不少士卒将背着的干柴堆在一起,很快在城下便出现了十几座火堆,熊熊大火照亮了夜空。

  虽然所鞑靼人借着火光可以清楚的看到攻城之士卒,能够进行有效的反击,可是对于攻城一方来说,火光照耀之下,却是利大于?#20303;?br/>
  就见一队队的士卒顺着云梯举着盾牌向着城墙之上爬了上去。

  如果说是大明士卒守城的话,城墙之上必然早早的便?#24613;?#20102;火油、滚石、推?#35828;?#23432;城器械。

  可是这些鞑靼?#22235;?#37324;有什么守城的经验啊,这些守?#28508;?#22791;的东西,城墙之上一个都没有,反倒是一地用来睡觉所用的皮毛。

  负责守城的那名鞑靼人将领气急败坏的看着城下源源不断的攀爬的大明士卒,怒吼连连:“射,给我射死他们啊!”

  箭雨所过之处,数十、上百名士卒中箭,可是相对于上万之多的士卒来说,这些死伤却是微乎其微。

  五百鞑靼人士卒分守在数里长的城墙之?#24076;?#26681;本就是顾头不顾尾,很难起到有效的防守。

  想一下,几乎一丈之间才有一名鞑靼人士卒,这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城墙之上十几处地方纷纷告破,?#31508;?#22478;的鞑靼士卒被斩杀之后,一大片,一大片的城墙便失去?#32034;?#38780;人的防守,大明士卒源源不断的登上了城墙。

  太原城?#23567;?br/>
  一座奢华的府邸之中,胡里木昨夜刚刚享用了两名抢来的女子,这会儿睡的正沉,一阵急促喊声传来:“将军,将军,大事?#32531;?#20102;!”

  胡里木皱了皱眉头,带着几分不虞,冲着门外怒吼道:?#26263;?#24213;是什么事,非得这个时候扰本将军休息吗?”

  “明军攻城了!”

  “什么!”

  胡里木的睡意一下消失不见,整个人豁然坐了起来,一个翻身下床,扯过衣?#26469;?#22312;身?#24076;?#19968;把拉开们,伸手抓住那名亲兵的衣领吼道:“你给本将军说清楚,哪里来的明军?”

  那名亲军一脸的?#24597;?#20043;色道:“将军,不信你听,真的是大明兵马在攻城啊!”

  胡里木凝神仔细一听,在北城门方向的确是隐隐有喊杀之声传来,顿时胡里木神色一变,一把推开那亲兵怒道:“天杀的明军,竟然?#22812;?#22478;,我倒要看看他们如何抵挡我鞑靼铁骑!”

  【两更九千字送?#24076;?#31456;节少了,但是字数没少啊,求支?#27490;!?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顶点小说booktx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六肖中特期期准开奖 辽宁35选7走势图原版 足球规则图解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查 上海快3最新开奖结果 曾道人资料大全2018 4场进球彩比分直播 七乐彩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 @福利彩票历届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址下载 二肖中特马资料 平特王心水报荐 体彩福建36选718121 网球炫酷打法 上海手机短信投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