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法场之?#24076;?#22235;周被京营士卒牢牢的封锁了起来,而在那高台之?#24076;?#20960;道身影端坐在监斩台之上。

  楚毅一身蟒服稳坐正中,在其左侧则是身为内阁首辅的焦芳,右侧之人却是身份不一般,赫然是当代衍圣公,孔闻韶。

  楚毅此刻正同孔闻韶低声叙话道:“此番却是劳烦衍圣公不远千里前来京师……”

  孔闻韶闻言连忙道:“督主这是哪里话,陛下相招,我等做为臣子的自当奉命行事。”

  楚毅微微颔首,目光看向正自囚车当中缓缓走出来的朱氏一族的众人,随着楚毅的目光,孔闻韶自然?#24378;?#21040;了朱氏一族的族长以及族老。

  朱氏一族随着朱子而兴盛至今,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在儒家内部隐隐的压下了孔家的风头。

  要说孔、朱两家关系非常好的话,只怕都没?#20852;?#20250;相信。

  此刻看着朱氏一族落得这般的下场,孔闻韶心中却是感慨万分。

  也就是眼前这位行事肆无忌惮的楚大总管了,否则的话,要是换做其他人,绝对没有那个胆色敢对朱氏一族下如此之狠手。

  甚至此番天子下诏召他入京,做为监斩官一员,孔闻韶都丝毫不怀疑,这建议十之八九是出自楚毅。

  无论朱氏一族是否罪当如此,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便是,朱氏一族在天下文人士子当中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若非如?#35828;?#35805;,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官员纷纷上书,恳请天子能够赦免朱氏一族。

  要知道几位内阁阁老可是一力压制朝中百官淡化朱氏一族的影响力,可是儒家理学一脉盛行,?#21046;?#26159;几位阁老就能够轻易压下去的。

  恰恰孔家非常识趣,所以楚毅便建议天子召孔闻韶这位当代衍圣公入京,由孔闻韶亲自监斩朱氏一族,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天下文人士子的过激反应。

  楚毅目光自朱氏一族众人身上收回,一脸笑意的看着孔闻韶道:“朱氏一族真是枉为读书人,连天子?#20960;?#21050;杀,他们眼中怕是根本就没有孔圣?#35828;?#24544;、孝、仁、义,?#35828;?#25991;人之中的败类,衍圣公认为该杀不该杀!”

  孔闻韶神色一正冲着楚毅拱手一礼道:“大总管所言甚是,依孔某之见,朱氏一族根本就不配为我辈读书人,老夫决定事后亲书一道檄文,痛斥朱氏一族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举,以告知天下读书人。”

  楚毅闻言不禁轻笑点头道:“衍圣公却是?#34892;?#20102;,若是陛下知晓的话,定然会万分高?#35828;摹!?br/>
  就在楚毅同孔闻韶低声叙话的时候,一名官员上前低声道:“大总管,时辰到了!”

  楚毅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微微点了点头,缓缓起身,而孔闻韶、焦芳几人也随之起身。

  站在高台之?#24076;?#26970;毅目光扫过下方一众案犯,以蒋冕为首,诸多案犯尽皆在场,不少人看到孔闻韶、楚毅、焦芳几人不禁当场破口大骂。

  尤其是朱氏一族几位族老更是冲着孔闻韶大骂不已。

  楚毅微微一叹,伸手将令牌取了过来,随手抛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沉声喝道:“时辰已至,行刑!”

  这一日从午时开始一直到傍晚时分,数千案犯尽皆斩首,刽子?#21482;?#20102;一波又一波,血腥之气冲天,不少赶来凑热闹远远观望的百姓起初或许还非常之兴奋,然而到了最后,一个个却是惊惧不已的看着那被鲜血染红?#35828;?#27861;场。

  此一日过后,京师之中,提楚色变。

  衍圣公孔闻韶却是病倒了,不过仍然是拖着病体在第二天便亲手手书了一道檄文,痛斥朱氏一族之罪行,这一道檄文随着朝廷邸报传遍各处府衙,一时天下文人士子为之哗然。

  幽幽大殿之中,朱厚照端坐其中,下方文武官员?#33267;?#20004;旁,楚毅一身蟒服立于朱厚照左侧下首处,居于天子之下,百官之上。

  只听得谷大用尖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不得不说,经过一番整顿,文武百官对于天子再也不敢小觑,尤其是朱厚照启用了一大批新晋官员。

  这些新晋官员可谓是超?#31283;?#29992;,对于天子还心存几分敬畏,?#20556;?#19978;前不久亲眼看着朱厚照御笔一挥,生生诛杀了上百名朝廷官员,就算是以往那些自持身份的老臣,也是再也不敢小觑了天子。

  朱厚照目光扫过下方一众文武官员。

  就在这时,一名官员上前一步道:“启禀陛下,乾清宫毁于大火,以至于陛下寝宫被毁,臣恳请陛下下旨重建乾清宫……”

  一场大火将乾清宫夷为平地,先前朝中局势一直没有安稳下来,如今京城大?#24544;?#23450;,自然重建乾清宫也就提升了日程。

  朱厚照微微颔首,目光落在了工部尚书身上道:“王尚书,重修乾清宫之事,朕会自內帑调拨十万两白银出来,工部拿出方案,争取早日重修乾清宫!”

  工部尚书出列恭敬领命道:“?#32423;?#19981;负陛下所望!”

  突然之间,奉天殿之外,一名内侍尖声道:“报,江南八百里急报!”

  朱厚照神色一动,沉声道:“宣!”

  朝中一众文武纷纷向着大殿门口处望了过去,一般来说能够动用八百里急报的事情都是关系?#28966;?#23478;安危之大事。

  对于大明来说,就算是出什么事情,一般也都是北地边镇之地传来急报才是,而江南素来稳定,如今竟然传来八百里急报,不少人自然是非常之疑惑。

  很快就见一名信使被两名金吾卫搀扶着进入大殿当中,拜倒于地,就见那信使颤抖着手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

  谷大用亲自上前将信函取过,检查了一番,然后呈给天子。

  朱厚照打开信函,目光一扫顿时神色一变,一巴掌拍在桌案之上怒声道:“好,好一个宁王啊,竟然诛杀朝廷官员,起兵造反!”

  朝中官员闻言不禁神色一变,一名官员不禁向着朱厚照道:“陛下,此时涉及藩王谋逆,绝对不能够等闲视之,不知这八百里急报是谁人发出!”

  朱厚照一边将信函交给楚毅一边道:“江西按察使王阳明、江西巡抚陈泰联名上奏。”

  很快信函便在内阁几位阁老手中传阅了一遍。

  做为内阁首辅大臣,焦芳深吸一口气道:“陛下,陈泰、王阳明急报,从江西至京城,到现在怕是已经过去了近三日之久,如果说果真如二人信函之中所言之情?#24179;?#24613;的话,只怕这会儿宁王他可能已经……”

  朱厚照微微点了点头,其实就算是焦芳不说,朱厚照也能够猜到,这个时候宁王定然已经兵出南昌城了。

  毕?#25329;凑?#29579;阳明、陈泰所奏,宁王竟然于三日前在王府设宴,诱杀?#22235;?#26124;知府、南昌守备,江西总兵等十几名江西官员,同时祭天发布清君侧之檄文,正式起兵造反。

  不少官员得知信函当中的内容一个个的震惊不已。

  毕竟宁王所作所为真的?#24378;?#35859;大逆不道,至于说那所谓的清君侧的旗号,大家心知肚明。

  一时之间一众官员的目光尽皆投向了朱厚照。

  朱厚照虽然说显得非常的震怒,但是反应却也没有一众官员所想的那么的激烈,只听得朱厚照沉声道:“几位阁老留下来随朕议事,百官退朝!”

  御书房之中,朱厚照这会儿已经换了一身常服,坐在那里,神色平静的看着几位阁老还有被天子下旨招来的五军?#32423;?#24220;的几位?#32423;健?br/>
  这十几人可以说是大明文武之首脑了,这会儿汇聚在这里,大家看了看朱厚照,再看看坐在那里的楚毅。

  本以为一向做为朱厚照的臂膀的楚毅面?#38405;?#29579;造反反应会非常的激烈,然而出乎他们的预?#24076;?#26970;毅竟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悠然品茶,好像根本没有得知宁王造反的消息一般。

  陈鼎为人古板、耿直,眼看天子还有楚毅的反应不禁轻咳一声,带着几分急色道:“陛下,大总管,宁王造反却是不容小觑,朝廷必须要尽快拿出应对方略才是啊。”

  前军?#32423;?#24220;左?#32423;劍?#26446;文昌捋着胡须道:“陛下,大总管,?#23478;?#20026;宁王不足为虑,区区一藩王,也?#20197;?#21453;,岂不见朱寘鐇起兵,甚至都没有能够出?#22235;?#22799;便被平定,臣料定宁王也如朱寘鐇一般,雷声大,雨点小,翻不起什么风浪!”

  王华轻咳一声,看了李文昌一眼道:“李?#32423;劍?#23425;夏边镇之地,又如?#25991;?#22815;与江南相比,要知道宁王在江南素来有贤名,此番举兵,必然有着万全之?#34987;?#26368;关键的是,?#38405;?#26124;沿江而下,距离南京城只有数百里,若然宁王占据南京城,必?#38378;?#21407;之势,此祸大矣,万望陛下、大?#32423;?#19981;可等闲视之啊!”

  楚毅看了五军?#32423;?#24220;几位?#32423;?#19968;眼,中军?#32423;?#24220;一向由英国公张懋?#20945;疲?#21487;以说这五军?#32423;?#24220;几位?#32423;劍?#38500;了张懋几人还算有点能力之外,其他之人,不是楚毅看不?#24076;?#19968;个个尽皆是尸位素餐之?#30149;?br/>
  【第一更送?#24076;?#32487;续码字,求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20365;?#35831;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顶点小说booktxt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中彩网擂台赛电脑版 今天排三开奖号码奖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 2019德甲第一轮结果 新疆喜乐彩中奖详情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钟预测软件 中国彩票大奖得主 斯诺克单人台球 老版本捕鱼大师113 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极速飞艇计划答案 利丰高手心水论坛 我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