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栋等人聚在一起就楚毅开海之事商谈应对之法的时候,一名王府的管家匆匆而来,行至亭子之中,在诸位家主疑惑的目光当中凑到王栋耳边一阵低语,王栋听了那管家的一番言语却是神色为之大变。

  盯着那名管家,王栋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可确定,真的是那人来了吗?”

  管家缓缓点头道:“回家主,我们的人动用了?#31456;?#30340;眼线,可以确定,就是那个人。”

  王栋神色变幻不定,冲着管家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行退下去。

  将王栋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张安平轻笑道:“看王兄神色,莫非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王栋何等性情,竟然能够有事让王栋这般的反应,可见这件事情绝对非同一般。

  其他几人也都好奇的看着王栋。

  王栋看了众人一眼,缓缓道:“诸位,就在方才,我那管家带来一个消息,我想诸位若是听到这个消息的话,肯定非常的震惊。”

  大家闻言不由的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消息,竟然会让王栋这么说,而且看王栋的意思,好像这消息同他们有关。

  只听得王栋一个字一个字的道:“阉贼楚毅来了!”

  众人身子一震,陈霖捋着胡须的手不由的一抖,抬头看了王栋一眼道:“王兄此话何意!”

  显然大家不太明白王栋这到底是什?#21254;?#24605;,楚毅来了?

  王栋解释道:“就在不久之前,两艘官船停靠于码头之?#24076;?#20174;那官船之上下来几个人入了苏州城,经过我们的人打探,那几人却是以楚毅为首。”

  “什么,这不可能,阉贼楚毅应该坐镇京师才对,他怎么会突然跑到我们苏州府来?”

  一名家主条件反射的不愿相信这点,所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张安平则是喝了一口茶水压下内心的波澜,缓缓道:“既然王兄这么说了,那?#20945;?#20214;事情肯定就是真的了,真没想到,这阉贼竟然真的敢离京,他就不知道除了京师之地,这天下任何一处所在对于他来说,都是龙潭虎穴吗?”

  陈霖则是击掌赞叹道:“妙,真是妙啊,老天开眼,这阉贼自己出来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人了。”

  在所有人看来,楚毅可以说是天下皆敌,也只有呆在京师之中,?#20945;?#20140;畿重兵,有天子庇佑方才是保身之道。

  一旦离开了京师重地,没?#20804;?#20853;在手,没有天子庇护,楚毅就像是被?#25238;?#20102;利爪的老虎一般,一个不小?#26408;?#26377;可能会被人给?#35835;恕?br/>
  几位家主反应了过来,脸上禁不住露出?#32769;?#20043;色,大家齐齐的看向王栋、张安平、陈霖三人。

  苏杭海商皆以三家为首,先前他们还在商量着如何对付楚毅,不曾想楚毅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如果说是换做是在京师的话,他们还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够?#35835;?#26970;毅。毕竟京师之地并非是他们几家的地盘,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在京师,楚毅可不是地头蛇,那是真正的强龙啊。

  京师是楚毅的地盘,任何人想要对付楚毅都要三?#32423;?#21518;行,但是这苏州府是谁人的地盘,问一问苏州府的百姓,上至八十老朽,下至垂髫稚子,谁不知道苏州府真正的主人不是大明天子,不是知府大人,而是将偌大的苏州府打造?#21830;?#26742;一块的几大家族。

  一位家主捋着胡须冷笑道“真是天堂?#26032;?#20182;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诸位,此乃天赐之良机啊,若是我等错过这等机会,只怕老天都看不过吧!”

  王栋、张安平、陈霖三人对视一眼,就听得王栋将手中茶杯放下环视几人一眼道:“诸位,此事关系重大,须得再行确认一般,如果?#30340;?#26970;毅果真到了我们苏州城的话,那么他就别想再离开了!”

  东厂据点,掌班毛羽此刻正一脸冷汗的站在楚毅面前,就在其身前,一名东厂番子正面色惨白的跪伏在地浑身战栗不已。

  楚毅坐在那里,一只手轻轻的叩击桌案,目光扫过地上那名就差没有昏死过去的番子,再看毛羽,缓缓开口道:“不错啊,没想到那些人的手伸的还真长,竟然连我东厂的人都给?#31456;?#20102;。”

  番子马六浑身颤抖道:“督主饶命,督主饶命啊,属下不想的,是他们逼我的,他么逼我的啊!”

  一旁的毛羽额头之上满是白毛汗,显然是被吓坏了,就在不久之前,曹少钦亲手从东厂十几名番子当中一下子排查出了足足五名之多的番子。

  这五名番子全都被人给?#31456;?#20102;,看着平日里被自己当做心腹一般看待的马六,毛羽心中那叫一个后怕啊。

  连心腹都被人?#31456;?#20102;,他这东厂据点在那些人的眼中,只怕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吧,最要命的是,根据这几名排除出来的被?#31456;?#30340;番子交代,这些人已经将楚毅的身份泄?#35835;?#20986;去。

  做为东厂中高层,毛羽就算是傻子也清楚一点,楚毅的身份一旦暴露,必然会带来极大的凶险。

  尤其是楚毅?#37027;?#20986;京,若是有人发现楚毅身份要对楚毅不利的话,?#24378;?#23601;真的凶险了。

  一旁的曹少钦冷哼一声道:“这苏州城的几大家族还真的是胆大包天啊,连我东厂的人都敢?#31456;潁?#20182;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抹去额头之上的冷汗,毛羽带着几分忧色看向曹少钦还有楚毅道:“督主,只怕这会儿您的身份已经泄露,这几大世家平日里对大人?#24378;?#26159;没有一点好感,甚至有人曾扬言要让督主好看,属下担心……”

  楚毅轻笑道:“担心什么,你都说了,本督的身份可能已经泄?#35835;耍?#19981;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本督还从未将他们放在心上过。”

  生怕楚毅不知道几大家族在苏州府的势力,毛羽急道:“督主却是有所不知,这几大家族在城外庄园之中?#24378;?#26159;养着数十上百的私兵的,如果说他们真的想要对督主不利,只怕……”

  眉头一挑,楚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盯着毛羽道:“私兵?你可确定吗?”

  咬了咬牙,毛羽点头道:“属下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几家私兵加起来至少五百多人,恳请督主速速移驾,远离苏州府……”

  楚毅不禁笑着道:“你这是要让本督落荒而逃了!”

  毛羽急道:“督主若是出了什?#21254;?#22806;,属下等担待不起啊!”

  说着毛羽一脸着急之色看向站在一旁的曹少钦,显然是在恳请曹少钦劝说楚毅。

  不过曹少钦却是显得非常的平静,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楚毅的安危一般。

  楚毅缓缓起身,行至毛羽身前,伸手在毛羽肩膀之上拍了拍道:“毛羽,你对本督的忠心,本督知晓,至于说城中那几家,不过是一群?#33391;?#29926;狗罢了,若是他们真的有那个胆子,本督?#25925;?#24819;要会一会他们!”

  毛羽眼见楚毅浑然不将几大家族的威胁放在心?#24076;匆?#27809;有其他办法,只能心中轻叹一声道:“属下誓死以报督主之厚爱!”

  摆了摆手,楚毅看了院子当中那几名被查出来的番子一眼,面无表情道:“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曹少钦,你去将他们处理了,给本督挂在旗杆上。”

  如果说楚毅的身份果然已经暴露的话,不用想就知道这会儿这一处东厂据点怕是已经被人给死死的盯上了,哪怕是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动那些人。

  现在楚毅竟然将查出来的被?#31456;?#20102;的东厂番子尸体挂起来,这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几大家族,他们?#31456;?#30340;眼线被发?#33267;恕?br/>
  “督主饶命啊……”

  不过是转眼功夫,几名番子便被曹少钦给扭断了脖子,?#32531;?#23558;之一个个挂了起来。

  距离东厂据点差不多百多丈外,几名仆从陡然之间看到在东厂据点挂起的那几句尸体不由的一愣。

  一名王家派来的管事看到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不由的一惊道:?#23433;缓茫?#39532;六的身份暴?#35835;耍?#24555;去通秉家主!”

  与王家管事一般反应的不止一个人,同样还有其他几家的仆从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所?#31456;?#30340;眼线暴?#35835;?#36523;份,以极快的速度将消息传了回去。

  听涛别院之中,当一名管事将东厂据点的变故告知王栋的时候,王栋不由的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哼一声道:“好一个楚屠夫,他这是对我们的挑衅吗?”

  在王栋等人看来,楚毅发?#33267;?#20182;们?#31456;?#30340;东厂番子,?#32531;?#26432;?#31169;?#20854;挂在旗杆?#24076;?#36825;就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的行为。

  吴县韩?#27515;?#31505;一声道:“他这是认为我们不敢将他怎么样吗?只?#19978;В?#25105;等不是南京城里的那些无胆鼠辈,那么多人,竟然被区区一个楚毅抄家灭族,今?#31449;?#35201;让这阉贼明白,这苏州府究?#25925;?#35841;人的地盘。”

  说着韩兴豁然起身盯着王栋三人道:“王家主,还请早做决断吧,此乃天赐良机,斩杀阉贼楚毅就在今日啊。”

  王栋看向张安平、陈霖二人道:“两位意下如何?”

  张安平同陈霖对视一眼,就听得二人咬牙道:“既如此,我等便勠力同心,除?#33487;?#22269;之大患!”

  王栋颔首道:“诸位,既然这楚毅要断我等财路,那他便与我等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今日不诛杀阉贼,只怕他日我们将为其所害!”

  ?#21543;?#38409;贼,杀阉贼!”

  亭子一角,王栋伸手拔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一剑斩下,将茶几一角斩落,目光森寒的盯着在场几位家主道:“诸位,不要怪王某将丑话说在前面,此番诛杀楚毅事关我等家族之未来兴衰,若是谁人敢不尽?#26408;?#21147;的话,那便犹如此案!”

  诸位家主心中凛然,谁不知道王氏家主王栋就是一个疯子,在那一副和善的面孔之下,却是隐藏着一个疯狂而又可怕的灵魂。

  “大哥,你唤二弟归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就在这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就见一身盔甲的王氏二老爷王守备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大家看到王守备不禁拱手一礼,而王守备见到这几位家主的时候神色不变,一点都不奇怪,先是冲着众人点?#35828;?#22836;,?#32531;?#19978;前向着王栋一礼道:“见过大哥。”

  王栋看到王守备的时候点?#35828;?#22836;,脸上露出几?#20013;?#24847;道:“二弟回来的正好,大哥正同几位家主商量着做一件救万民于水火之壮举,二弟常在军中,不妨为大家参详一二。”

  王守备不由的?#35835;?#19968;下,不过在听了王栋几人的一番解释之后,王守备脸上满是惊骇之色道:“你们说楚毅竟然离京来到了我们苏州府,为何事先一点的消息都没有,不会是搞错了吧。”

  王栋摆手道:“消息确定属?#25285;?#33267;于说楚毅他为什么悄无声息的来到苏州城,只怕对我等没有什么?#20040;Γ?#20108;弟只管说我们要围杀楚毅,需要出动多少人马才可以便是。”

  “不错,我等已经决议?#27809;?#26025;杀阉贼楚毅,王守备只需要帮我们参详一下,我们要出动几许人手才有绝对的把握将楚毅拿下。”

  王守备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深吸一口气道:“诸位,那楚毅不止一次遭受伏击,然而?#30475;?#20239;击楚毅之人尽皆没有成功,单单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楚毅那一身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

  “哼,强弩,火铳齐射,就算是楚毅乃是精钢所铸,那也要将其打成马蜂窝了!更何况我们几家各自请出家中供奉,?#20556;?#19978;数百私兵,只怕这楚毅就算是?#25104;?#21452;翅也休想逃脱。”

  吴县韩家之主,韩?#25628;?#20013;寒光闪闪道。

  强弩、火铳,数百私兵,?#20556;?#19978;几位供奉好手,说实话,他们真的想不出,只有区区不到二十人在身边的楚毅,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这么一股堪称无解的力?#32943;?#20987;下保全性命。

  ?#36317;牛?#22823;章送?#24076;?#32487;续码字,争取三更哈,大家有月票的记得给砸一下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25925;荊?#22914;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潇湘书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香港彩票透码 3d020期布衣独胆王南方双彩网 查今曰大乐透开奖预测号码 奇门命理生肖排期表 今晚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 山东11选5前3直选技巧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北京pk10牛牛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合买高手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一波中特生肖